在北京林业大学就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7-03-31

- 先放几句节选 -


清华去不了,矿大挖矿,不去

地大不合适,北语不喜欢

还剩下林大

百度上看起来不错


大学里面树荫匝地,一尘不染

城里姑娘抱着书本从教学楼出来

穿着白色的裙子,裙摆微微摇动


我室友喜欢吃莘园的蛋炒饭

他会站在那个女生旁边把饭吃完


有一天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

因为夏天来了,天在六点前就亮了

时间果然能解决一切


秋天叶子就像麦子的颜色

感觉能一把火全烧掉


外面是一片艳阳

底下是一片阴凉

像是电影中发生爱情故事的地方


时常会有买东西送可爱学姐活动

记住,那是骗人的

我买了并没有送


我喜欢阳台外面烧暖气的烟囱往外冒蒸汽

在雪地的背景中蒸腾

这就是雪天的味道啊


夏天图书馆里面都是齐刷刷学姐的大白腿

白得像洗干净的葱

上次我心里一激动鼻血流了出来


毕业那年,室友们工作的工作,读研的读研

都在北京

只有我离开


他们送我走,踏上火车,往事如烟

窗外望去,只见北京不见学校

火车缓缓开动

我在上铺,车厢锁住了我的视线

只觉得事如春梦了无痕


我眼泪差点流下来



作者:白隐

来源:知乎





我2010年高考,为了莫名其妙的原因,觉得非北京不去,非海淀不读,最好要在五道口。五道口有清华、矿大、地大、北语,清华去不了,矿大挖矿,不去,地大不合适,北语不喜欢。还剩下林大,百度上看起来不错。好吧那开始选专业,都不喜欢,没办法那就选便宜的吧。林学和水土保持都是两千五一年,于是又开始了烦人的比较。“林学专业课程充实”,好了我明白了,这是课多的意思,于是选了水土保持。我被录取了,无所事事的假期继续,八月末林大生活开始了。

 

我有个化工大的同学,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他比我早上一年大学。他经常对我诉苦,说大学不好,宿舍上下铺,和高中一样。天天提着个水壶排队打水,水房外会放满了水壶,和高中一样。会有人偷水壶,被偷的人会偷另一个人的,另一个人会偷第三个人的,事情会像多米诺骨牌,引发一次水壶混乱。图书馆很小,像高中一样。食堂的菜又贵又难吃。

 

我们出生于南方山区小镇,对大学的印象来源于道明寺花泽类等的青春偶像剧,来源于盗版电影:大学里面树荫匝地,一尘不染,城里姑娘抱着书本从教学楼出来,穿着白色的裙子,裙摆微微摇动。

 

我们农村人经常会有莫名其妙的想法,当初有人说想去内蒙古大学,我心里马上浮现一片无边的草原,青草间点缀有白色的羊,镜头缓慢移动,那边有一所大学,下课铃响了,穿着蒙古服装戴着哈达的女生从校门走出来,脸上带着笑容。为什么她们都带着笑容?我百思不得其解,那天翻开弟弟的课本,恍然大悟,原来宣传画和课本里面少数民族总是带着灿烂笑容的。

 

村里人送我上火车,火车奔驰一天一夜,当踏上北京的土地时,我感到一阵虚幻,在之前的岁月里,北京一直只在课本中,在红歌中,在新闻联播中,我从没有想过她会出现在现实中。

 

校园比我们高中大多了。球场里面有人打球,打得很斯文,不像广西农村球那么野蛮。女生穿着情侣装手拉着手,大城市果然比较开放。我逆着人流,走向宿舍,别人一眼就看出我是新来的大一狗,因为我不敢和他们对视。宿舍楼下,我看见了传说中的电梯,但是怕它会咬我,所以选择了爬楼。

 

我们在十楼,打开门看见上床下桌有阳台,宽敞明亮还干净,我很想打电话告诉化工大的同学。后来他来我们学校玩的时候,赞叹不已,打电话告诉父亲:“当初我报林大就好了”。我还告诉他,我们班另外一个男生宿舍中间宽敞得可以放乒乓球桌。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很陌生,我将会花四年时间熟悉这里的一切,我来来去去,查看周围的环境:走廊两端都有厕所,东侧有洗澡间,只能洗冷水,打开水也方便,不会出现多米诺骨牌事件。晚上辅导员会令我明白,热水澡要去一楼的澡堂。澡堂里面所有人都光着屁股,这令我们南方人有点不习惯。所以一开始我都洗冷水。后来冬天到了,我也去了澡堂,澡堂里面都用沐浴乳,没有人拿肥皂。

 

这种时候会有不要脸的学长来骗钱,他们假装辅导员,卖铁通卡,说吃饭上网洗澡都要用这种卡,每年都会有人被骗,我被骗了四百。不要买任何上门推销的东西,被骗事小,大的是新室友会觉得你蠢。

 

下午我去北大串门,我哥的宿舍没有阳台,空间逼仄,光线昏暗,左边是上下铺,右边是书桌,天花板上没有电风扇,电风扇各人买了放在蚊帐内,晚上吱呀吱呀转。

 

后来我去交大,他们的宿舍更烂。我很高兴。

 

直到有一天,我逛了清华校园,清华校园很大,很漂亮,他们的宿舍四人间,有空调,而且男生可以进女生宿舍。我失落了很久。

 

学校老师会组织大家参观学校介绍校史。告诉大家林大曾经受过的委屈,地盘被各单位霸占,后来除了被半导体研究所霸占的都要回来了。于是林大的版图中间永远凹了一块。半导体的建筑和绿化很没有品味,很影响这边的风景。男生宿舍到饭堂、图书馆、教室的路线也因此暴露在阳光下,夏天吃饭自习上课会被晒得很惨。不过我们也会想,如果当初人工湖不被占领,学校会美很多,分数线就会相应提高,我们就考不上林大了。

 

林大的伙食挺不错的,每次朋友熟人同学来都会有些惊讶。

 

女生宿舍在校园的西南角,男生在东北角,西南有六个食堂,包括唯一的清真食堂,所以女生吃饭比较方便,穆斯林男同学吃早饭麻烦。男生这边有两个食堂,一食堂和莘园,饭点总是爆满。我室友喜欢吃莘园的蛋炒饭,他会站在那个女生旁边把饭吃完。

 

夏天男生们打开宿舍门对流,穿着裤衩玩DOTA和LOL,激动地大叫,电风扇无休止地摇头晃脑,发出夏天的声音,床上有人在睡觉,无可奈何地翻个身。

 

我有个室友,打游戏的时候,女朋友来电话,暴躁地骂道:“妈的,怎么又打!”接通,温柔地问道:“喂,什么事啊?”

 

然而我们的学风还是很不错的,我朋友这么说的,他暑假来我宿舍住了一个月,“我们西大,午夜十二点夜生活还没有开始。”“你们早上居然有那么多人早起上自习!”

 

我们十一点熄灯,这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上次有人讨论各高校DOTA水平排名,甲用宿命的口吻说道:“事实证明考得好的人游戏也玩得好。”乙淡淡地回答:“你有没有发现,排名靠前的学校晚上不熄灯?”

 

熄灯的另外一个影响是在早上六点钟时,台灯会齐刷刷亮起来,扰人清梦。我们尝试了各种办法,比如熄灯后提醒大家关灯,然而电来了,问题依然存在,大家都很沮丧。有一天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因为夏天来了,天在六点前就亮了,时间果然能解决一切。

 

校园小南门进来是银杏道,秋天叶子在蓝天下被凉风染黄,落满青石板。操场到图书馆是白腊大道,秋天叶子就像麦子的颜色,感觉能一把火全烧掉,我喜欢边走边踢它们的落叶,听它们在脚底破碎的声音。女生宿舍一出来是悬铃木大道,悬铃木树形高大,外面是一片艳阳,底下是一片阴凉,像是电影中发生爱情故事的地方。每年夏天这里会有跳蚤市场,将离校的师兄师姐会来这里卖化妆品、书籍、衣服、吹风机、颜料,大妈们来这里捡宝,她们砍价砍丧心病狂。时常会有买东西送可爱学姐活动,记住,那是骗人的,我买了并没有送。

 

冬天校园里面一片萧瑟,白蜡树狰狞的枝干指向天空。下雪时候要原谅南方的同学,他们会很兴奋,急着拍照发朋友圈展示自己的大学生活。雪天早起的话,我会舍不得下脚,晚起就只能看见被踩脏了的雪。我喜欢阳台外面烧暖气的烟囱往外冒蒸汽,在雪地的背景中蒸腾,这就是雪天的味道啊。

 

天空依然雾霾,可是有一天连翘突然开了,灰蒙蒙的背景中现出一片明艳。接着是迎春山桃紫叶桃。山桃有两种颜色,老图书馆西边那棵是白色中微带暧昧的粉红,新图书馆北边那棵是白色中透出微青像梨花,都纯净得犹如早起得雪,让你怕不小心会亵渎到她。图书馆墙边紫叶桃间杂着也有两种颜色,一种鲜红,一种是农村人写对联用的红纸般旧旧的红。桃树结实成熟,勤务人员会拿旧塑料袋来摘走。

 

图书馆二楼三楼四楼都有自习室,人们准备考试、考研,自习室夏天很冷冬天很热,恶劣气候分流了一部分人去教室。夏天图书馆里面都是齐刷刷学姐的大白腿,白得像洗干净的葱,上次我心里一激动鼻血流了出来,赶紧捂住鼻子假装咳嗽跑去洗手间。林大女生占了百分之七十,加上女生又比较喜欢学习,所以图书馆里面白腿多,加上冷气足,所以白腿们都仿佛散发着寒气。然而我还是不喜欢自习室,我比较钟情于阅览室,因为不能带书进入,所以阅览室人少,多是画图的人。

 

到了考试,十一点熄灯之后,许多人借助走廊和电梯间的灯光预习。背书背到三四点,大家长叹一声:“罢了,罢了,大势已去。”都倒拖着椅子回去睡觉。

 

去年毕业,室友们工作的工作,读研的读研,都在北京,只有我离开。他们送我走,踏上火车,往事如烟。窗外望去,只见北京不见学校,火车缓缓开动,我在上铺,车厢锁住了我的视线,只觉得事如春梦了无痕,我眼泪差点流下来。